在旧金山

有一名爱花的建筑师

她叫Tiffanie Turner

她头上的花

真是难得的缩小版

一般情况下她的花朵都超过50cm

我们看看这些巨型的花

你知道它们的名字吗?

当然也有些花

小巧喜人

这些娇艳又逼真的花朵

是她在那小小厨房

用皱纸所做

“虽然我很喜欢做纸花,

但若要在纸花和鲜花选择的话,

我还是会选择鲜花。”

那她

Tiffanie Turner

为什么会一日复一日地做着这些假花

不好好干着建筑师的工作呢?

或者我们换一句问她

“为什么要复制这些本身完美的东西

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些花,

上升到另一个层次,

为什么不做?”

从一个艺术家、

一个设计师,一个演员,

他们那里获取灵感。

她突然发现

自己其实更加喜欢

那种既夸大又荒诞的表演,

它们有一种强于生命的力量。

于是她

全心扑在纸花上,

用意大利的皱纹纸,做着1000花瓣

要耗时35-80个小时的花朵。

“如果没有用很长的时间,

你这样做一朵花,

不会对。”

“我的花,

要从我的专业背景来看,

我首先是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建筑师。”

“我喜欢

观察这些东西是如何做的,

并在我的作品中反复地运用同一个元素。”

她对所做之事,

尽可能做全面的探索,

在大自然混乱又有秩序的韵律中,

全神贯注地做着一朵巨型又华丽的花。

她说:

“我终生都

痴爱着鲜花与植物绘图。”

这难道不是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的一个脚注吗?